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推送时,未能实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如果袁泉标记不正确或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它。

虽然已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财产已经由法院执行,但法院对抵押财产的执行不影响抵押权人依法对抵押财产行使优先受偿权,法院的执行不导致优先受偿权的丧失。

5.俊峰物资公司起诉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责令土杂公司和日用品分公司偿还本息;骏丰物资有限公司享有抵押财产优先受偿权。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裁定,土杂总公司还本付息。但不支持骏丰物资公司主张享有抵押房产优先受偿权。

裁判要旨

1.1998年3月25日,锦州土特产杂品总公司陶瓷分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市分行签订了30万元乞讨贷款。土扎公司抵押了位于锦州市古塔区汉口街64号的两套房产,并办理了抵押登记。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并不影响抵押权人对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

案情简介

6.俊峰物资公司诉辽宁高院不公。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土杂公司还本付息,军丰物资公司享有优先受偿抵押财产的权利。

作者:李殊唐李庆林渊源

二.2005年7月15日,中国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服务办事处就上述《人民币短期乞贷条约》涉及的债权签署了《人民币短期乞贷条约》。之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服务办公室将上述债权转让给骏丰物资公司。

4.2001年4月20日,土扎公司日用品分公司向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市分行发出《债权转让协议》:锦州土特产公司陶瓷支行向中国工商银行锦州市分行凌河支行所欠贷款本息,由土扎公司日用品分行代为承担。

辽宁俊峰物资有限公司与锦州土特产杂公司日用杂分公司、锦州土特产杂公司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廖岷重耳字第0066号]。

裁判要点及思路

在这种情况下,俊峰物资有限公司上演了一场“虎口夺食”的好戏。本案中,中杂公司败诉的原因是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不能影响抵押权人对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本案涉及的抵押财产在另一起案件中是否已经由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一审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抵押物因被另案强制执行而“不复存在”,因此认定骏丰物资公司不再享有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另案强制执行抵押物并不意味着抵押物已经不存在,即使抵押物已经不存在,抵押权人仍可根据《答应函》第80条的规定,优先受偿抵押物毁损、灭失后取得的“保险金、赔偿金或补偿金”。同时,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55条规定,抵押物被法院接受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影响抵押权的效力。因此,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神奇抵押物已被另案强制执行 抵押权人的抵押权
作者:李舒 唐青林 李元元(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本文仅供交流学习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
下一篇:没有了
lol外围投注网
Photography
咨询热线
注册送38元体验金有限公司
在线预约
TOP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正式官网  亚博足彩app-官方下载